如何通过运动建立良好关系?-Under Armour|安德玛中国官网
亲爱的UA运动家,受疫情和暴雨影响,江苏/河南/新疆/云南等部分地区订单将暂停或延迟派送,给您带来的不便还请见谅。 我们将密切跟踪争取尽快完成配送。若需帮助,可咨询在线客服,感谢各位运动家对UNDER ARMOUR一如既往的支持与厚爱!
{{(minishoppingcart && minishoppingcart.itemSum) || 0}}

购物袋(0)

您的购物袋为空

购物袋({{minishoppingcart && minishoppingcart.itemSum}})

成功加入购物袋!

  • {{minicart.itemName}}

    颜色: {{minicart.colorZh && minicart.colorZh.split('|')[1].split('/')[0]}}({{minicart.productCode && minicart.productCode.split('-')[1]}})

    尺码: {{minicart.sizeZh}}

    数量: {{minicart.quantity}}

    商品已下架

    删除 {{formatNumber(minicart.salePrice,0,'¥')}}

合计 {{formatNumber(minishoppingcart.itemSumMoney,0,'¥')}}

查看购物袋
亲爱的UA运动家,受疫情和暴雨影响,江苏/河南/新疆/云南等部分地区订单将暂停或延迟派送,给您带来的不便还请见谅。 我们将密切跟踪争取尽快完成配送。若需帮助,可咨询在线客服,感谢各位运动家对UNDER ARMOUR一如既往的支持与厚爱!

如何通过运动建立良好关系?

撰文:Carrie Barrett2018年02月06日

2015年,Meredith Sargent与Jody Walters都过得很挣扎,十分不开心。两位女士——相隔150英里,不在同一个州中——彼此并不相识,但仅凭奔跑,他们却体验到友谊与激励的力量。

Meredith的故事

2015学年末的Meredith Sargent身心俱疲,闷闷不乐。这位南卡罗来纳州格林维尔高中的教师知道自己需要做出一些改变,“我明白改变得从我自己开始。”她表示。

她决定开始跑步,并利用MapMyRun制定了一个为期八周的“从沙发到5公里”训练计划,并由此踏上了通向幸福、友谊与美妙人生的旅途。

“我花了大约14周时间(完成这个八周训练项目),”她笑着说道,“因为我要坚持跑完全部里程。”2015年12月,Sargent完成了自己的首个5公里跑,并在数月之后完成了10公里跑,正式成为了一名跑者。

她继续使用MapMyRun来改善自己的跑步成绩,并喜欢上了这个应用程序中的小挑战。2016年初,她十分惊喜地看到了“你VS一年”挑战,该挑战要求跑者在一年之内至少跑完1,000公里。

“新年第一天跑完步后,我立即加入了这项挑战,因为我知道它有助于坚持锻炼,”她回忆道。由于跑步资历尚浅,平日忙于工作并抚养三个孩子,她通常独自一人跑步。在加入Facebook上的“你VS一年”组群后,Sargent得到了所需的支持与鼓励。距离她开始全新生活以及接纳动人友谊,仅剩下一次鼠标轻击。

Jody的故事

约150英里开外的Jody Walters也过得很挣扎。历经离婚、两次流产与母亲去世的她开始通过跑步来转换心情。

此前数年,Walters一直作为Team in Training的成员,一边奔跑,一边为患癌母亲筹钱。在距自己的首场比赛仅有一个月时,她的母亲不幸去世,Walters与队员们随后决定身着印有母亲照片的T恤,为了纪念她而奔跑。直至2016年,这位来自新西兰、现居于亚特兰大郊外的跑者才开始重新审视自己与奔跑。与Sargent一样,Walters看到了“你VS一年”挑战,并加入了这一挑战的Facebook组群。

不久,两位女士奇妙地在一支名叫“Flight of the Kiwi”(又名FoKers之队)的“你VS一年”挑战队中相识。身为新西兰人的Walters自然会加入这支新西兰色彩浓厚的队伍,而Sargent加入其中的原因则是她觉得这一队名十分滑稽,觉得自己能够与这一群支持者和网友们玩得开心。

2016年,Sargent在群组页面上分享了自己的困难经历,深受感动的Walters向她发送了一条简单的邀请“有空随时联系。”当时,她并不知道这会对她们俩的人生产生多大的影响。

忠诚的朋友与队友

相距三小时车程的Sargent与Walters很快成为了好友以及彼此的支持者。当Walters与妹妹一同路过南卡罗来纳州时,她与Sargent进行了首次私人会面。11月,当Walters的生日临近时,知道这一天将会勾起好友苦涩回忆的Sargent主动驱车前往亚特兰大陪伴她。她们在红酒、拼图、聊天与(必不可少的)跑步间度过了一个美妙的周末。

这是一种双向支持。当Sargent为自己的首场马拉松跑(在华盛顿举办的摇滚马拉松)而训练时,第一次跑18英里让她变得有些焦虑。Walters主动提出与她同跑,Sargent欣然接受,并在恶劣的天气中驱车三小时,与好友共度周末——奔跑并享受彼此的陪伴。当Sargent的20英里跑步活动临近时,Walters驱车来到南卡罗来纳州,再次证明奔跑与友谊能够突破距离的局限。

跑向更加美妙的人生

有赖于相互支持与鼓励,两位女士在不断进步的奔跑之旅中重新振作。“跑步令我从流产与丧母的阴影中走了出来,获得了安宁与宽慰,”Walters表示。“在跑步时,我常常想起母亲以及孩子们正在天上微笑地注视着我。”跑步并未使她逃避不绝如缕的伤痛,而是与失去的挚爱建立起更为深厚的联系。

Sargent同样为新的境遇与前景而满怀感激。“当时,我十分失落,起初,跑步帮助我逃避自己不愿面对的东西,”她回忆道。“但后来,它使我有了面对这些事的力量,然后帮助我跨过这些难关。”新的友谊、更为积极的态度以及30磅的减重成绩都证明了这股力量的强大之处。

Sargent将Walters称作安静的英雄。“能与他人一同跑步,并得到他们的支持是件美妙的事,”她表示。“没有自我、没有竞争……只有友善、友谊与支持。”

Walters同样心存感激,她尤其清楚,在相互扶持下,她们才克服了伤痛,跑过了漫长的道路。“我们知道,我们俩将一同跑下去,”她说。“Meredith真的给了我极大鼓励。”

是什么使两位女士驱车三小时,穿越在二州之间,与一位此前知之甚少的陌生人一同跑过数十英里?故事里,她们剥开一层又一层伤痛与别离,最后发现了全新的自己。若以对于奔跑的热情为见证,她们还将一同跑过漫长的未来旅程。